那年冬天, 我們在雪中擁吻 (RS)




酒會什麼的真已經不在乎, 他回去只不過是因為找不到煌。
可是他一踏進會場, 就看到煌頂著個哭得亂七八糟的臉蛋向他撲過來, 然後抱著他不放。
「真是的, 你這孩子到底跑到哪去了? 害大家都擔心你了。」
「......對不起。」
「算了。快點過來, 發表會要開始了。煌, 先放開真吧。」
「......我不要」
「煌, 真不會跑掉的, 先放手好不好?」
「.........那麼, 真待會要回來哦。」
「......嗯。」


『讓各位久等了! 現在讓我來介紹我們飛鳥家第十一代的繼承人, 飛鳥 真!』
真慢慢地走上台, 站在正中間的位置。台下的人無不仔細看清楚這年紀輕輕的繼承人, 真也看向台下, 不過他是在搜尋煌的身影。
『真少爺是飛鳥家之中出類拔萃的天才, 在這個年紀就已經可以在幫助老爺處理公司的業務, 而且還有相當不錯的成績。只是他現在還小, 對事務還不完全了解, 希望各位可以好好關照一下我們的小少爺吧~!』
真沒有理會台上的人在說什麼, 反正那個叫杉野的一向都是用這種誇張的調調去說話, 只是他找不到煌的時候板著臉, 讓人有一種“又一個臭屁小孩啊~”的感覺。
『接下來就請各位隨意交流吧!!』
一聽到這句, 真急不及待的下了台想跑去找煌, 可是卻被一個又一個大人給擋住了去路。
「哎呀哎呀, 這次的繼承人還是個小孩子嘛。」
「可是很厲害哦, 聽說解決了飛鳥家一直以來都束手無策的問題呢。」
「這麼說真是個天才兒童啊!」
「嗯嗯, 飛鳥家的人還是這麼厲害呢~」
真被媽媽千叮萬囑吩咐過不可以對這些人沒禮貌, 於是他只好忍下去找煌的衝動, 敷衍著──媽媽只說不可沒禮貌, 沒說過不可敷衍──面前這堆人。
「我們是越後屋.......」
「我們是觀月......」
「我們是......」
「我們是......」
實在是有完沒完。
「真, 過來一下~」
是媽媽在叫他。
「對不起, 母親在叫我了, 失陪了。」
真說了些客套的說話, 然後跑去媽媽那裡。
「不過, 天才歸天才, 這孩子一副小大人的樣子, 看著就不好受。」
「對對, 太老成了。」

「來, 真, 這位是杜蘭道爾先生, 跟他打個招呼吧。」
「你好, 杜蘭道爾先生, 很高興認識你, 我是飛鳥家的真。」
基爾伯特.杜蘭道爾, 有名的資產家, 亦是飛鳥家想與之拉攏關係的合作伙伴。
「哦呀, 小少爺還真會說話呢。」
「哪裡, 跟貴公子相比, 我還怕他不夠得體呢。」
「我倒是希望雷可以像小少爺那般活潑一點呢.....對了, 小少爺還沒跟雷見過面吧? 雷, 過來。」
然後真看到了那頭耀目的金髮。
「這是雷.....」
「啊!! 剛才那個很煩人的小鬼!!」真毫不客氣的用手指著別人。
「.............」
「........真!!」
「啊、呃、對不起我失禮了!」
「沒關係。看來小少爺跟雷見過面了?」
「是、是的, 就是剛剛在花園那裡.......」
「那麼如果小少爺你覺得可以的話, 請你跟雷交個朋友吧。」
「呃、啊?」
「杜蘭道爾先生, 讓孩子他們自己去聯絡一下感情不是比較好嗎?」
「夫人說得沒錯, 那麼雷, 你和小少爺去玩吧。」
「真, 去玩吧。」
「.......」既然媽媽都說出口了......「那我去玩了。你也來。」真拉著雷的手跑出會場外。
「哎呀哎呀, 真這孩子真是的。」
「孩子這麼活潑不是很好嗎, 夫人。」
「嗯, 也是。」


真拉著雷跑到之前的花園去。
「我跟你說, 我要去找人, 反正你跟不跟來都沒所謂.....不對, 你不要跟來, 只要不離開這個花園走到別處, 媽媽他們就不會懷疑, 所以你就別走出這裡了!」
「.......那麼你呢? 如果你一個人到處走被他們發現了, 而我又不在你身邊的話, 你要怎麼解釋?」
「呃.....對哦......可是我要去找人........」
「我跟你一起去找。」
「不要!」
「那你有什麼好辦法?」
「沒、沒有......」
「那就一起去找。」
「...........」
「你要找的人是什麼樣子的?」
「啡髮紫眸的男生, 年紀跟我們差不多的。」
「飛鳥家的煌少爺?」
「你怎麼知道?!」
「基爾告訴我的。」
「........不管啦, 總之幫我找吧。」
「嗯」
然後兩個小孩在酒店到處跑來跑去, 就是為了找一個人。
而他們要找的人, 其實就在花園的另一邊, 跟薩拉家的大少爺在玩。
即使他們會到處去找, 也不會找到別的酒會場地去, 所以他們找到累了還是沒找到煌。 雷看看時間, 想想酒會也差不多要完了, 就跟真說是時候回會場了, 真沒有說不, 他也知道再找下去回去就會被罵了, 只不過他很不甘心, 臉上掛著個非常不願意的表情讓雷拉著他的手一起回去。

「.......你可別哭哦。」
「我才不會!」
「是嗎, 可是你哭的樣子比現在要可愛得多了。」
「那又怎麼樣? 不要說我可愛!」
「....你很像一隻貓。」
「要你管」
「我剛才可是幫了你呢」
「那又怎樣?」
「所以你說應該用這樣的態度對幫你的人嗎?」
「......對不起啦」
「嗯, 道歉了就好。」
「.....你裝什麼大人了」真看著一臉“好吧既然你道歉了我就大人不計小人過原諒你了”的雷, 就笑出來了。
「因為想令你笑啊」
「.....謝啦」
「沒什麼」
然後真和雷牽著小手開始有說有笑的扯談, 慢慢的走回會場去。

卻沒想到一打開門真差點就被裡面的人撲倒, 要不是雷在一旁扶他一把他真的就會跌倒了。

「真是的, 你們跑到哪裡去玩了? 知不知道現在多晚了, 大家都很擔心你們啊。」真的母親跪下來看著他, 又語帶譴責的說。
「對不起......」
「雷, 你們到哪去了?」反觀基爾一臉平淡的問著, 好像不在乎他的兒子這麼晚才回到會場。
「我們在花園那邊。」
「煌, 該放開真了, 我們要在回去之前跟各位說再見。」
「不要。」
「媽媽, 煌跟我們一起去也不是不可以吧?」
「.......好吧, 煌, 可別再那樣抱著真, 真會透不過氣來的, 牽手就好了。」
「嗯」
「可以了吧? 杜蘭道爾先生, 失陪了。真、煌, 跟我來吧。」真的母親向基爾欠身致意, 然後領著兩個孩子走向講台。
「啊!! 我忘了!」真甩掉煌的手, 跑到雷的面前跟他說, 「剛才謝謝了啦, 下次我再找你玩吧~」
「又要一起去找人?」
「才不是!」
「真~~?」
「來了!! 那下次再見哦!」
「嗯。再見。」
然後雷看著真跑回去, 再次牽著煌的手, 久久不移開視線。
是移不開視線。

基爾在一旁玩味的看著, 飛鳥集團想拉攏他, 而他也跟飛鳥搞好關係好讓公司業務繼續發展。既然飛鳥少爺都跟自己的兒子成為朋友了, 好不好利用一下這種關係呢?
於是他做了一個決定, 他決定讓雷轉到飛鳥少爺的班級去, 讓他們成為青梅竹馬。
然後, 再好好跟飛鳥家搭上關係, 百利而無一害的計劃。

「雷, 我明天就替你辦轉學手續, 你可要跟小少爺搞好關係啊。」
「.....我知道了。」

雷清楚知道他的父親在想什麼, 他的目的是什麼, 但他並不排斥真搞好關係。
因為他知道, 他並不討厭那個叫飛鳥真的少年。



------------------------
對不起這篇停了好久.....
從冬天開始我就在寫可是寫到冬天完了都還沒寫完...
明明關鍵詞都想好了可是我就是想不出來.....
其實整個冬天我也沒寫過什麼....
算了, 春天那篇我不也從春天寫到夏天了。
然後我在這一段的文風變了點....果然不應該中斷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va 的頭像
nova

n o v a

nov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