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春天, 我們牽手去看花(AK)




尾聲:
卡嘉莉醒過來了。
就在煌離開了的一星期之後。



「一直以來謝謝你的照顧了。」這是卡嘉莉對阿斯蘭說的第一句說話。
「這句話還是留給你弟弟吧。」
「什麼?」
「你昏迷的時候, 你弟弟每天都來探你啊」還每天一枝百合呢。
「不好意思, 我沒有弟弟的」
「..........什麼?」
「我是獨生女啊」



那麼, 那個自稱是你弟弟的人是誰?
那個拉著我去看花的人是誰?
那個跟我去遊樂場的人是誰?



那個跟我說再見的人是誰?



卡嘉莉的答案, 抺殺了“煌”的存在。




煌說過,

「就算活著也未必可以見面的,
因為, 這世界有很多束縛。」


阿斯蘭一直想不透那到底有什麼意思。




初夏早晨的“Linkage”。



一個黑髮少年走了進來。
「給我一束紫色的緋衣草(Salvia)、火絨草(Edelweiss)和毋忘我(Forget Me Not)的花束。」
是熱烈的思念、重要的回憶和永遠想念你。
以悼念為主的一束花。
「請問是要送人的嗎? 要不要挑一張卡片留言?」
「沒需要」
「這是你要的花束。盛惠五千元。」
付了錢, 少年卻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薩拉家的大少爺, 借一步說話如何?」




“薩拉家的大少爺”。




到底有多久沒聽過這個稱號了?
自從阿斯蘭到這市鎮這花店這醫院上班以後, 都沒有再聽到過。
而知道阿斯蘭的大少爺身份的人, 在這小市鎮上也沒幾個, 頂多只有上司和老闆娘而已。
那麼, 這孩子是怎麼知道的?



這小市鎮的公園有一座漂亮的噴水池, 其實也就只有這座噴水池而已。
阿斯蘭坐在水池前面的椅子上, 旁邊放的是那束花, 而少年則站在阿斯蘭前面, 東張西望。
「這公園真是小」
「...你有什麼要跟我說?」


抬頭看, 才發現少年的眼睛像紅寶石一樣。
紅得漂亮。
卻讓阿斯蘭想起那抺紫。


「...煌最後跟你說過什麼了?」
「我沒必要告訴你」


然後少年不再理會阿斯蘭, 專注於眼前的景色。
「真小」
「我可不是來聽你對這公園的評價的」
「你不是不知道煌對你說的話的意思嗎?」
「....你好像跟煌很熟的樣子。」
「當然了」


沒有一個人會比我更了解他。
絕對沒有。


「薩拉少爺還會記得小時候的約定嗎? 我想不可能吧。」


如果記得, 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子。


「你到底想說什麼?」
「關鍵詞是七歲、春天、飛鳥家的宴會和哭泣的小孩」



想起來了嗎?
想起來了嗎?




七歲那年的春天, 阿斯蘭陪著母親出席飛鳥家舉辦的春宴。
從小開始直到現在, 到底參加過多少次宴會了?
管他呢, 反正不都是一樣的無聊嗎。
於是阿斯蘭向母親交代一聲就到酒店的花園賞花去。
真是個迎合季節的活動啊。



酒店的名字早就忘記了, 只記得那條通往花園的路是由櫻花落瓣鋪成的。
天然的粉紅色地毯。

好漂亮。軟綿綿的好舒服。

可是阿斯蘭卻聽到了哭聲。
很細微、很細微的哭聲。
是小孩子的哭聲。



阿斯蘭在那棵櫻樹下找到了“他”。

「你怎麼了?」

可是阿斯蘭沒有問出口, 只是坐在“他”的旁邊, 摸摸“他”的頭,
「沒事的, 不要哭喔, 我會在這裡陪你的」
就像對待比自己小的弟弟, 或是小動物一樣的態度。

“他”卻拍掉阿斯蘭的手, 晶瑩的紫眸瞪著阿斯蘭,
「我已經七歲了, 不要把我當小孩子般看待。」
「既然你不是小孩子了, 那就不需要人陪了吧?」
「呃、你、你不是說會陪我的嗎?」


結果阿斯蘭還是留下來了。
敗給了“他”的淚眼攻勢。


「吶、吶、你叫什麼名字? 看你穿成這樣子, 一定是來參加宴會的吧? 還有還有, 你今年幾歲了~?」
「問別人名字的時候要先說自己的名字吧」
「啊對喔! 如果被真知道了他又會取笑我了....啊, 我是煌.飛鳥喔~」滿面笑容的樣子, 與剛才真的有很大分別。
「我是阿斯蘭, 阿斯蘭.薩拉, 今年...」
「天啊~~~~你就是那個阿斯蘭.薩拉?! 就是那個傑出小孩?」
「那是什麼稱號啊...」
「因為他們把阿斯蘭說得比一般小孩還厲害啊!! ...可是沒想到阿斯蘭是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耶....」
「我可是男的耶」
「什麼~~~~?! 怎麼可能, 阿斯蘭明明這麼漂亮!!!」
「....你看著, 我長大以後一定要擺脫“漂亮”這形容詞......再說, 你不也像女孩子麼?」
「咦~~~~怎麼會~~~!? 我可沒有阿斯蘭那麼漂亮吧!」
「你那是可愛系的吧」
「那是什麼?」
「當我沒說。對了, 你剛才怎麼哭了?」
「.......那個.....那個....」眼淚再開始在眼眶裡打轉。
「抱、抱歉, 我不應該問你的! 你別哭了好不好?」
「嗚...唔......」
「煌、煌, 我會在這裡陪你的, 不要哭了好不好?」這次阿斯蘭把煌抱住了、擁進懷裡。
「阿斯蘭好溫柔喔....」
「煌不哭了?」
「嗯, 謝謝你」擦了擦滿是淚水的眼睛, 「吶, 阿斯蘭會陪我的吧?」
「嗯, 我會陪你的!」
「任何時候嗎? 一直一直嗎?」
「任何時候都會! 一直一直都會!! 因為煌已經是我的朋友了嘛!」
「我最喜歡阿斯蘭了~~~~!」
「哇、煌你不要突然撲上來....」





想起來了。



那雙紫色的眼睛、
那個叫煌的孩子、
還有那個約定。


那麼,
那個跟他賞櫻的人、
那個跟他約會的人、
那個跟他說再見的人就是那時候的煌嗎?


「可是那跟他對我說的話有什麼關係?」
「煌對你說過吧, “就算活著也未必可以見面的, 因為這世界有很多束縛”」
「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有兩個意思」少年捧起花束, 然後坐在阿斯蘭旁邊。「第一是他和那個卡嘉莉。煌說過他們是姊弟了吧?」
「是有說過, 可是....」
「可是那個女人卻說她沒有弟弟。是這樣沒錯?」
「對」
「煌跟她的確是姊弟, 只是那個女人並不知道這事實。」
「為什麼?」
「原因你別問。雖然我知道你有能力把原因找出來, 可是我還是勸你別找比較好。所以說, 因為那女人一直以為她是獨生女, 那樣煌就不能以弟弟的身份去見她。而他為了遵守約定也不能去見那個女人。」


所以那時候的停頓是這麼一回事。
所以他才說了那句話。


「那第二個意思呢?」
「先告訴我煌最後跟你說了什麼」雖然已經估到了大概的意思。
「“さよなら”。雖然我不確定那是再見還是永別的意思。」
「...我就知道」



一直以來,
煌就只會勉強自己。
總是希望著別給別人添麻煩而寧願勉強自己。
已經不知跟他說過多少次了, 不要這樣。
可是他依然故我;
就只有對自己不一樣, 只有自己會讓他依賴。
但也就只有自己而已。



「果然是這樣的決定...」
「到底第二個意思是什麼?」
「就是指你和他」
「啊?」

是誰說這傢伙是“傑出小孩”的?
這傢伙腦袋裝的不是豆腐渣就是石頭!

「我問你, 如果你喜歡的人忘了跟你的約定、甚至把你忘得很徹底, 你還會有信心可以裝著笑臉站在他身旁嗎? 你說你可以嗎?!」



可以嗎?
不可以吧。
喜歡的人忘了自己, 那會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與其待在他身邊看著他跟別人在一起, 還不如離開他。
至少不用親眼看著這一切發生。
至少自己可以好過一點。


阿斯蘭沒想過, 原來是自己讓煌說出再見的。


「該死的........對了! 煌他現在怎麼了? 請讓我們再見一次面!」
「煌不是決定了嗎? 他決定了不再找你、不再跟你見面。」
「.......」
「可是也沒說你不能作主動吧」
「......什麼?」
「剩下的你自己想, 還有這束花是給你的, 算是我給你的提示。」
「啊?」
「那就是煌的想法。想讓它變成悼念的花束還是什麼, 就在於你的決定。」
「我知道了, 謝謝你。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
「為什麼要告訴我? 還有, 你到底是誰?」

既然知道那麼多, 若非這少年是什麼大人物, 否則不可能得到這些情報。



因為我不想看到煌傷心、
因為我不能再坐視不理、
因為我是最重視他的那個人。


可是, 這些理由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要是不告訴你, 你自己會想到答案嗎? 還有第二個問題根本不重要, 所以我就不回答了」
「.........」
只見少年站了起來, 再度環視了公園一次, 「這公園好小, 可是景色比一般的還要漂亮。反正怎樣都好, 我要回去了。」然後離開。



公園裡就只剩下阿斯蘭一個人了。
捧在手的花, 是煌的顏色。
是煌的想法。
那麼自己的決定呢?
也許, 從一開始就只有一個。




「吶, 阿斯蘭會陪我的吧?」
「嗯, 我會陪你的!」
「任何時候嗎? 一直一直嗎?」
「任何時候都會! 一直一直都會!!




因為我最喜歡煌了!」




------------------------------------
啊, 終於完了!
接下來就是冬天和秋天了!
我的手好累......


下面是編輯後的說話。

真的是.....好莫名其妙的一篇.......
而且打最後的情節時我找不回當初的感覺,
於是風格是不是變了點?
唉, 管他怎樣都好啦。

我先說, 這絕對不是SK。兒子對煌的是對哥哥的感情而已, 因為是非常重要的家人啊。
雖然實際上煌的感覺比較像弟弟.......
哦你們要說兄弟愛我也無話可說............(=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va 的頭像
nova

n o v a

nov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Ki
  • 在A@S看的但為免引起罵戰在這回<br />
    <br />
    為什麼某S小孩會出現的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口=#<br />
    我不要有某A某S但沒有某K某R的場面啊啊啊啊啊!!!!!!<br />
    我不要某S比某A更了解某K的怪劇情啊啊啊啊啊!!!!T_T<br />
    我.不.要.某.K.姓.ASUKA!!!!!!!!<-重點<br />
    <br />
    想PIA我的人請便(看我多好人在幫你增加回帖==)<br />
    同樣討厭某S小孩的人請務必回帖和我一起被店主趕出去~XD<br />
    不過我想是沒人會回的啦=="<br />
    一直都只有我和店主在廢水.....
  • gichou
  • 哦你知道我們在廢水就好.........<br />
    還不是你在廢我陪你水....<br />
    (Mei不出來我就不給圖XD)<br />
    <br />
    哦哦, 滿聰明的決定嘛。<br />
    兒子的出現是為了為後文鋪路呀。<br />
    這篇多少跟"冬天"有連繫嘛。(大概)<br />
    <br />
    兒子怎說都是跟Kira生活了好長的一段時間, 一定比那個忘情的傢伙更了解<br />
    Kira啊。<br />
    還有Kira不姓Asuka的話後面就寫不下去了。<br />
    <br />
    你自己說的哦, 我PIA!<br />
    人來!送客!!<br />
    (然後要Rey把這傢伙扔出去了。)<br />
    (看我對你多好我叫的是Rey耶。)
  • Ki
  • 死抱rey不放他丟不了我啦~~~~~<br />
    愛的力量是無窮的!
  • gichou
  • Rey: ........(看chibi)怎麼辦?<br />
    chi: (淡淡地)用刀斬。給。<br />
    Rey: 了解。<br />
    <br />
    那麼, 你想要斷手還是沒命? (燦笑)<br />
    (愛的力量止於Rey對我的服從XDDD)
  • Ki
  • 我選沒命吧~<br />
    到最後能抱著rey,被他所殺<br />
    我心滿意足了~Tv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