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那天vv問我要不要玩Kiseed的殺人遊戲; 我想反正每天在公司都閒閒沒事幹(喂), 也好吧。
誰知道一挑就中了我兒子, Shinn。



剛好是當殺手。


終於有一次不用當平民, 可是當殺手更累人。
我不殺人人就殺我, 不小心的後果就是死。
我不想死。
所以我只好殺人。


---------
楔子


議長邀請了很多人到他的豪華油輪上度假。還好是行駛平穩的油輪, 不然我可受不了......maa, 看看Yzak前輩啊.....
總之放下了行李我就要到處逛, 反正人家第一次坐油輪嘛。
走到甲板想看看時卻看到天上突然掉下了一件黑色的不明物體。

「DEATH NOTE? 什麼東東啊...」

"怎麼? 是個小孩子啊。"

聽到聲音就轉過頭, 嚇, 那、那那那什麼東西?!!

"我是死神, 這是我的東西。"
「那那那麼還給你好了....」
"不, 你可以留著。"
「啊?」
"你不想知道這是什麼嗎?"
老實說, 是有一點....
"呵, 那麼你聽好了......."



"如何? 想要使用這本筆記嗎?"

我不知道。
要用它來殺人嗎? 可是我又有什麼理由去殺他們?

"就算你不要這筆記, 你還是會被殺。筆記有兩本, 可是我不會告訴你另一本的主人是誰; 而這船上, 我看也有警察吧。"
「....不殺人就會被殺, 就是這樣了吧?」而且還是完全孤立狀態。
"沒錯。"
「那麼, 讓我來。」
"你行嗎?"
「不知道, 但我會試試。人類不是都對可愛的事物沒防備的嗎?」說著, 我露出了一個自認為最天真可愛的笑容, 「這就是我最大的武器。」

表裡不一。
既然要做, 就要做得徹底。
儘管到最後可能會一無所有。





FIRST DAY




要選哪個下手?




該死的睡過頭沒早餐吃了, Rey說過早上不會在我身邊。
早知道就不要玩床單了...../////
於是這天是拉著Meylin拉著Kira跑到廚房找蛋糕吃的日子。
果然還是甜點最好。

好多沒見過的人, 都是女的, 她們之間好像還有什麼秘密似的.....
算了, 我繼續躲在房間吃我的蛋糕。




想好了要殺誰了沒?



「就Lacus吧, 那個歌姬。死因....心臟麻痺好了。要是不給她一個漂亮點的死法我會成為全民公敵的。」
只要我比第二個Killer更快寫在筆記上, 那死的就一定會是Lacus。
可是我忽略了, 身為co的她死於心臟麻痺是件不自然的事...


為什麼要殺她。


在最開始, 要小心行事, 首先殺一個自己認識可又不相熟的人比較好。
殺了自己不認識的反而會覺得奇怪。
殺了身邊的人也是很不自然。
我是這樣想的。
還讓Lacus死時拿著一張寫了個"K"字的紙條呢。
那個"K"不是"Kira", 是"Killer"的意思。
是說, 殺她的, 是"Killer"。

當所有人都以為那個"K"指的是Kira的時候, Athrun說出了他的見解。
恰恰說中了我想表達的意思。
還說中了殺手是男的。
這個人, 要提防啊。
如果他不是L, 那就是第二Killer。
要不, 就是個可以引導其他人的思考方向的人。


"第二個Killer跟你一樣都想殺Lacus耶。"
「是喔?」那麼會是誰啊?
"不想見見他嗎?"
「不要。」那有很大的風險耶。
"聽說那兩個L驗證的都不是同一人耶。Killer的勝算不大喔。"
「這樣喔。」
"...你到底為什麼要跟那個Rey鬥氣啊?"
「那是煙幕。這樣我大概就不會被懷疑吧。」



Meylin那天問了我,

Rey做了什麼讓你這麼生氣了?

我沒有生氣啊。
我只是在耍任性、在無理取鬧而已。
只是這樣而已。


我怕靠得太近, 他就會知道我是誰。
我不想為了滅口而殺他。
只有Rey不可以殺。



晚上終於出了通告。


FISRT DAY判決:

沒有人被投死。
Rey、Shinn、Athrun、Dearka平票, 同為3票。

即是說, 我有了被懷疑的危機。





SECOND DAY




那麼,
今天要殺誰了?




「我想讓第二Killer下手。」
"怎麼都好, 你隨便寫寫吧。"
「那麼就Dearka前輩吧。死因是失血過多....」
反正只是寫寫而已, 到頭來死的還是第二Killer想殺的人吧....


在這之前, 我要繼續裝做好人。
而且努力玩CP也許可以混淆視聽。






可是我錯了。





晚上發出死亡通知,
這次死的是Dearka前輩。



「為什麼會這樣?!」
"還有為什麼, 不就只有那一個原因嗎。"
「我的比較快嗎.....早知道就不要聽你說那麼早就寫了.....」



我犯了一個錯誤。
我不應該殺掉Dearka的。
太失策了。



Yzak前輩很快就把矛頭指向我了。
他那種極具說服力的說辭, 一定會引起其他人對我懷疑。
因為他有把命當賭注的決心。所以他能說出那種話。


要逃避懷疑, 就要忘記自己是殺手,
還有要模擬成警察行動。

就像那個漫畫, 名字好像是什麼"死亡筆記"的, 那裡頭的Killer。
要有"不是殺手的自信", 還有把命當賭注的決心。


因為只要走錯了一步, 說錯了什麼話, 死的就是我。
別人的懷疑就是我的死因。


步步為營。




"喂, 你知不知道另一個Killer想殺誰?"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啊=  =」
"是你喔~~"
「.....那啥」
"所以如果不是你先寫筆記死的就是你了~~~!"


那麼我該慶幸嗎?
我的命是用別人的命來換的。



Meylin一直在自責, 「如果當初沒叫Dearka前輩到廚房去找生薑就沒事了。」
那不是你的錯, 錯的是我啊、是我!!




可是晚上出的通告的結果教我驚訝...!


判決: Luna[5票]
證據不足釋放: Shinn[3票] Meylin[3票]
其餘2票以及一下。


他們殺了Luna!!!
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就這樣殺了無辜的Luna!!


我不知道為什麼被判決的是Luna, 我還以為會是Yzak前輩的!!

Luna死了, 被他們殺死了, 我沒有保護到她。
不, 身為殺手的我根本不可能保護人。
我.......可以讓Rey活到最後嗎?
可是我連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



那天晚上, 我抱著Mayu的小兔兔坐在床上等Rey回來, 同時一邊推理。

「喂, 死神, 我一天殺兩個行不行?」
"你說什麼夢話啊你"
「......切」


那麼該嫁禍給誰最好?

首先, 已經推測到議長、Luna、Meylin、Mirialia和Fllay是好人。
剩下的就只有Rey、Kira和Yzak。
至於Athrun, 他沒可能是警察的了, 但我實在是不確定他到底是好人還是"第二Killer"....
可是, 說"Rey是第二Killer"也不是沒有可能, "第二Killer"想過要殺我的話.......



「我回來了」
「.....你不是要跟議長一起的嗎」
「Shinn, 我說過了, 我跟Gil只是養父子的關係而已。」

我知道。
我明明就知道.....



「......我要睡了」

Rey沒有像往常一樣抱著我睡, 而是背對著我。
是因為Luna死了麼?


「Rey, 如果, 我是說如果, 如果我是殺手的話, 你會怎樣做?」
「....我會保護你。」


我會保護你。


「.....Rey, 抱我............」



世界靜下來了,

只剩下喘息的聲音、煽情的呻吟, 

以及兩個名字。



「Shinn......Shinn.....」


Rey....


「啊、啊......Re、Rey..........」


我也不會讓你死的。


「哈啊......哈啊........」


因為我愛你。





THIRD DAY




還要繼續殺嗎?




「決定了,  我不會讓第二Killer出手的。」儘管他是Rey, 可能是Rey...
"這次你要殺誰了?"
「......Mirialia..........」我寫下Mirialia的名字....「不, 不對!! 殺了她對我沒好處!! 喂你是不是有筆記專用的橡皮擦啊快點拿出來!!」
"你什麼語氣啊你, 對死神該用這種態度的嗎~~~?"
「少廢話啦.......Mirialia不行, 改做議長吧.........不, 議長也不行, 就Fllay吧! 哦耶我滅了Kira的後宮了~!」
"........."



現在被懷疑是Killer的有Yzak前輩、Meylin, 還有我。
我知道我沒可能救到Meylin, 除非被投殺的是Yzak前輩。
Rey和Mirialia都說出Yzak前輩是兇手的可能性, 這對我來說是最好的掩護, 我只要把嫌疑都轉移到他身上就可以了。
但事實是, 想像往往很難完美地實現出來。
從殺了Dearka前輩開始, 我就應該做好被Yzak前輩全力攻擊的心理準備。
可是我沒有。
我應付不了Yzak前輩的指證。
是我太天真了。


「法官說, 認為上一次是殺手的人這一次不是殺手是誤區, 那麼好, 好極。上一次的殺手是誰, KS。」
「如果某人和員警不是CP, 那麼某人可能是好人; 如果某人和員警是CP, 那麼某人就可能是殺手」
「第三日, 我仍舊質疑A和S, 理由同昨日, 因為討論的言語裏沒有任何價值。」


他已經指證我了, 不好好應對的話就會輸...
其實, 從他指證我那一刻開始我就輸了。



用盡全力應對的結果, 就是把或多或少的嫌疑轉到Yzak身上。
但是我沒有"忘掉自己是殺手"。
我沒有替自己辯解。
壓力太大我不知道我會不會留下什麼破綻, 那麼乾脆不辯解了。
反正我早就從水晶球裡看到我已經沒有未來了。



因此, 為了不留下遺憾, 我要多吃幾次無謂的醋。
因為我不知道我還有沒有明天。




THIRD DAY判決:
冤死者: YZAK[4票]
證據不足: MEYRIN[3票] SHINN[3票] MIRI [3票]


結果證明, 我的推理錯了。
我的嫌疑大概會更加大了吧。
更何況Yzak前輩還特地在遺言裡說明了我是Killer。
而另一個, 他說是Athrun。
怎麼可能。






FOURTH DAY




我想活到最後。




「好了這天終於可以寫Mirialia的名字了!!! Dearka前輩我和你各不相欠了哈哈哈哈」
"......................."
「死神你昨天還沒有告訴我第二Killer想殺的是誰喔?」
"還是你"
「那麼我要比他快了喔? Mirialia............對了她姓什麼的?」
".........................你果然沒有當殺手的資格"
「少囉唆啦!! 你不告訴我那我就改做議長好了。死因啊.......自殺留遺書~」
"............好隨便............"


n分鐘後--

「死了沒?」
"死了, 不過是毒殺。"
「啥?」
"死者要求的。"
「.........人家還想一天一個不同死法的.....早知道我就不用想得那麼辛苦了.......」
"....................."


原本想著要洗脫嫌疑會很困難, 可是一看到議長那RP的遺言後, 我悄悄地對死神說:



「看吧, 這才是高手啊。」



用不著轉過頭, 我也知道此刻的死神臉上掛著個無奈的表情......


既然議長都可以這樣RP了, 我也豁出去, 不再寫什麼申辯了。
其實是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針對那篇遺言寫申辯.......
而另一個原因.....

<我忍了好多天沒RP了, 再不RP一下下我就對不起我自己!>
這.....是我附身的那隻說的。


怎麼都好啦, 什麼第二Killer、什麼警察, 我都不想去想了, 已經很累了。
管他Rey是不是第二Killer、管他Athrun才是第二Killer,
反正我不是都會被人投殺麼。
剩下的時間, 我要......
<既然如此我要RS!>
咳, 你喜歡吧.........
<切, 你自己還不是喜歡Rey的麼我只是推一把而已。>
....///////....(說中了)


於是我們渡過了上船以來最和諧的一天。
蛋糕吃到飽。




晚上, 無人被投殺。
我們, 還要繼續忍受這死不了的痛苦。





FIFTH DAY





我還可以和你在一起嗎?




"打算殺誰了?"
「就Athrun吧, 都已經拆了DY再拆AK也沒什麼所謂了。只要Rey別死我就滿足了。」這次我記得他姓Zala的。
"................你以為你拆得了AK嗎?"
「什麼意思?」
"第二Killer比你早, 已經寫好筆記了"
「.........算了。」




結果死的是Mirialira。
上次我殺Fllay用的是慢性中毒, 這次"他"用的是急性中毒。
喂喂, 別再用毒殺了好不好。




一天的時間越來越短, 我們活著的時間也相對地短。
晚上的判決, 死的是Kira。
警察之一的Kira。


呵, 被Yzak前輩說中了。
難道Rey也是警察麼?
Athrun才是第二Killer?
果然Kira是狠不下心指證Athrun吧。
可是Rey呢? Rey又怎麼想?




他說要保護我的時候, 是抱著什麼心情的?




Rey, 我不准你離我而去。
我要你一直在我身邊。





SIXTH DAY



崩潰吧。




昨晚做過頭了, 結果睡到中午才醒過來。
可是一睜眼就看到躺在門邊的Rey。
以及那片觸目驚心的紅, 是血。


「Rey?」
我走到Rey的旁邊, 呼喚著我最愛的人的名字。
「Rey? 醒醒, 別嚇我.....Rey.....Rey.........」
儘管我叫得聲嘶力竭, Rey也沒有反應。




"他死了。第二Killer跟我交換了眼睛。"
「不要!!!!Rey你說過不會拋下我的!!!!」
我抱著Rey冰冷的身體, 眼淚流不乾、流不盡。


是誰殺了Rey、
是誰殺了Rey、
我看到了Athrun就躺在不遠處。
是他嗎、
是他啊。


「Athrun.....................」

你等著,
我不會讓你死得如此安寧。
因為你殺了Rey、
因為你殺了他。



我再次嘗到了失去最愛的人的痛苦。
我理解了Yzak前輩的憤怒。
可是我還有能力去報復嗎?





FINAL DAY





活下去, 還是不活下去?





"你現在只有三條路可以走。"
「哪三條」Rey死了, 我活下去有什麼意思。
"一, 殺了Meylin, 自己存活; 二, 自殺; 三, 交換眼睛。只有交換眼睛你才能和Meylin一起死。"
「我選三。」



扔下Meylin一個好嗎?



看著她走在甲板上, 一個不留神就跌進泳池裡去;
看著她放棄了掙扎, 身體慢慢下沉..........


從頭到尾都只是看著, 我並沒有出手救美鈴。救了她又怎樣? 救了她也不會怎麼樣。與其讓她一個人活下來, 讓她承受這寂寞這痛苦, 那麼我寧願她可以和露娜一起。
可能, 這只是我的自私而已。
真是狂妄自大啊。


現在就只剩我一個人。
一個人。
Rey已經不在了。


今天的天氣很好。
好得一片雲也找不到。
天空就像一張畫紙一樣, 只有藍色, 沒有一絲雜質。
像佈景一樣的虛假。
往下看, 是海。
跟天空虛假的藍不同, 那是清澈的藍。
就跟Rey的眼睛一樣。
吶, Rey, 如果我問你要不要我來陪你, 你一定會說"好好活下去"吧。
我每次都很聽你的話。
但是, 就這一次, 我不想順從。
雖然這會浪費了你一直以來保護我的苦心。
可是, 沒了你, 我也是個沒有靈魂虛有其表的空殼。
從看到你死了的那一刻開始, 我的心也跟著死了。
心死了的人, 再活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
我不願這樣活著。

讓我來找你吧。

 


我跳進了那片清澈的藍。
我的身影映在那藍色的眸子之中。






最終日, Shinn Asuka殺了Meylin, 然後自殺。
And That's All。





------------------------
好, 終於完了。
我心理壓力好重。


第一天知道自己是殺手, 只有興奮。
怎麼辦人家沒當過殺手耶好擔心演不好不過可以殺人耶我要想一大堆死因~~~
然後第二天, 我就幹了蠢事。
我沒有想過就寫了Dearka的名字......................
原本我還以為我比較慢的.......................
結果我是殺手的事情就這樣被揭穿了。(佩服一下桃子大的推理能力, 我是推理白痴)
害怕被殺死, 結果自己給自己加了好大的壓力, 我太投入了。
到後面的時候我都演不好了..........我這個Shinn情緒好飄忽不定Orz

最後說句對不起。
對不起Dearka, 我沒多想說寫了你的名字在筆記上。
對不起Yzak, 我不應該殺掉Dearka的。
對不起大家, 我殺了你們..........
嗯, 就這樣了。
終於完了。

PS 對白我亂掰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va 的頭像
nova

n o v a

nov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