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words:
當時年少/又到夏末、故土/有你的地方、軌跡/漸近線




如果自己消失了, 這世界會變為成怎樣?
If I disappeared, how would the world be?





Athrun有想過這個問題。
當他跟Shinn說的時候, 卻換來一句"你別自視過高了, 世界沒了你還是會照常運作。"
他苦笑, 對啊, 自己其實算得了什麼, 對這世界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人。
然後他就聽到那他別扭的一句"可是我不要你消失"。
縱使只是輕聲細語, Athrun也聽得很清楚。




C.E.73年----

普蘭朵帝國受到大西洋聯邦軍攻擊, 以自衛之名反攻。戰爭開始。
戰事持續了一年, 雙方仍不願收手, 直止奧布共和國介入調停, 兩國暫時休戰。


C.E. 74年----

普蘭朵帝國與大西洋聯邦邊境接壤的一個小市鎮受到襲擊, 鎮上人民全部罹難。經發調查後發現是聯邦軍所為。普蘭朵帝國再次以自衛之名出戰聯邦。奧布共和國調停無效, 戰爭再次爆發。
時 值 初 夏。




Shinn有時候會去想, 為什麼要有戰爭?
當他問Athrun, Athrun會答他:
因為這世界不是所有人都安份。舉個例子, 比方說種族岐視, 有些人認為自己是高人一等的民族, 於是就有權利去操控那些比他低下的民族。又例如, 有些人認為別的種族不應該存在, 那就要撲殺他們的存在, 所以發起戰爭。自古以來, 戰爭根本就是因為人的慾望而引起的....
夠了夠了, 我不是要上歷史課。我問的是為什麼要有戰爭?
你就不會好好聽我說話呀。戰爭的主因是人的慾望, 這慾望每人都有,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著強大的慾望。戰爭的導火線, 可以是一件小規模衝突事件, 然後是大規模的演說。群眾是很被動的, 但只要有一點點催化劑, 他們就會被激發起來, 戰爭也因此面臨爆發。這樣你清楚了沒有?
.............Athrun, 我覺得你還是去做老師比較好。
Shinn.........你這是什麼話......




C.E. 74年----

皋月

戰爭全面爆發, 奧布共和國一直保持中立態度, 儘管積極調停, 卻毫無進展; 於是有人說其抱著"漁翁得利"的心態。
世界上的第四戰力, 和平女神和她的跟隨者表示保持其立場中立, 並會致力與奧布共和國合作調停戰爭。


水無月

戰爭到達高潮。不時可聽到為數不少的間諜被揪出來處決。各國人心惶惶。普蘭朵帝國大量國土被摧毀, 大批難民湧入奧布共和國。而共和國政府也開始運用武力調停。




一個人閒下來, Athrun就會想起過往的種種。想起自己為了保衛國家而加入了軍隊, 想起與自己並肩友作戰的戰友, 想起自己升官的經過...
還想起他跟Shinn的相遇。
那是, 在他當了普蘭朵帝國軍隊, 札夫特的三統帥之一以後的事。
Athrun從沒想過竟然有人會用這種不要命戰鬥方式。
而且還強到不像話。




C.E.74年----
文月中

前統帥Patrick Zala的公子Athrun Zala憑著彪炳的戰績坐上了三統帥之一的位子, 眾望所歸的結果。
Zala統帥帶領著札夫特的精英部隊, 勢如破竹的攻下了大西洋聯邦的一城又一城, 普蘭朵帝國全國上下一片喜悅。
在不久後Zala隊受到了聯邦軍的突襲, 損失慘重。




Athrun想, 若果當時不是有Shinn在, 他們這支殘破的部隊是沒可能全身而退的。Shinn的功勞不比他少。
儘管他仍然不贊同Shinn那不要命的戰鬥方式。
歷史上對於自己的描述多給繁星, 但最讓Athrun記得的, 還是那一個"戰神的身邊伴隨著狂戰士"。
當然不是因為自己被神化, 而是因為對Shinn的形容, 竟然用了"狂戰士", 意外地貼切。




C.E.74年----
文月末.普蘭朵帝國一月城

Zala隊以戰事要塞一月城地為基地, 駐受此城。聯邦軍多次進攻不果, 表面上看似放棄, 實際上聯邦軍派出了最頂尖的暗殺部隊夜襲一月城。
Zala隊防範失當, 一夜激戰過後, 全隊只剩下四分之一的兵力。其餘四份之三, 或是重傷, 或是死亡。
雙方連番激戰, Zala隊被逼退至一月城內死守, 侍機攻擊。




Shinn最近很迷從東方傳過來的古老學說。
那學說寫著, 

世上萬物, 相輔相成。
既有陰, 則有陽; 
既有圓, 則有缺; 
既有光, 則有闍。
萬物皆如此, 無一為例外。

Shinn會想, 他跟Athrun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呢?
想當初他們只剩下四分之一的兵力, 還要面對聯邦軍的大炮攻擊.....
竟然沒死去。
這是要歸功於Athrun的指揮得當, 還是自己以一殺百的能力?
也許, 這兩個都重要。
相輔相成。
兩條平行線, 在這時開始變近。



C.E.74年----
葉月初.普蘭朵帝國一月城

城內物資逐漸短缺, Zala隊的戰神指揮著殘破的部隊, 以狂戰士為中心戰力制定出最恰當的戰略。眾將配合狂戰士的能力, 在新月之夜襲擊圍城的聯邦軍軍營。狂戰士以一敵百, 令聯邦軍招架不住, 大敗而逃, 損失慘重。至此Zala隊的危機解除。




Shinn不記得當時的自己是怎樣作戰的。他只知道自己殺紅了眼, 憑著野性的直覺放手去做, 對Athrun的說話充耳不聞。
到醒過來的時候, 身上已經染上一片紅。
都是敵人的血。
隨後Athrun罵他, 說你這麼不要命的話我就把你調到後勤去。
想想Shinn當時年少, 血氣方剛, 加上性格使然, 少不了會頂撞一兩句, 這次要不是我不要命我們哪可以逃出生天?
他一向比別人都要明白"選擇取捨"的重要。如果只要犧牲自己就可以換來全部人的性命, 他很清楚自己會怎麼選擇。
然後Athrun賞了他一巴掌, 說, 
戰爭不是你一個人的英雄遊戲。
對我來說, 每一個人的生命都很重要, 我都不會放棄, 亦不允許你們放棄。
你們不只要對自己負責任, 還要對大家的期望負責任。
Shinn很記得自己再回了一句, 隊長你就是管太多才會這樣猶豫不決。
自然又換來了一巴掌。
Shinn曾暗地裡發誓要討回這兩巴掌的代價。
而對Athrun的印象亦從"外表很帥也很有實力卻猶豫不決的統帥", 變成"動不動就愛賞人巴掌的上司"。
頂撞與教訓的情節一直在循環發生著。
兩條平行線變得越來越近, 最終的結果是,
失 掉 平 衡 。 




C.E.74年----
葉月中.普蘭朵帝國首都.九月城

Zala隊安全回到普蘭朵帝國首都, 其事跡被Durandal帝王大大表揚, 舉國為此慶祝一天。惜好景不常, 隔天傳來帝國皇子被擄消息。經調查後發現下手之人是奧布共和國的准將, Kira Yamato。
有鑑於普蘭朵帝國沒有餘力再與一國對敵, 遂派Zala統帥與其談判, 希望藉以和平的手法把皇子引渡回國。




Athrun記得很清楚, 那天談判的情況。
當然也記得Shinn得知Rey是自願當人質之後的行為。
Athrun不是沒想到, 堂堂一個帝國的皇子, 怎可能這麼容易就被人擄走--儘管那個人是Kira Yamato, 在歷史上與自己齊名的將軍。
他很清楚Kira不是個會主動擄走別國皇子的人, 他對這個青梅竹馬了解得一清二楚。
可Shinn卻不是。
他一直認為是Kira唆使Rey叛國的。




C.E.74年----
葉月中

與奧布共和國的談判破裂, 普蘭朵帝國逼不得已對奧布共和國開戰, 而奧布共和國只適度行使了她的自衛權。儘管如此, 普蘭朵帝國卻陷於困境, 主要是因為聯邦軍更加強烈的進攻。
戰神與他的狂戰士奮力阻擋, 在他們的努力下, 普蘭朵帝國並未被聯軍攻下。




當時因為討不回那兩巴掌的代價, Shinn只好把憤怒都發洩在殺敵上。
可Athrun卻不再隨便把自己調到前線, 還強迫他一直留在他身邊。
或者, 留在他的視線範圍之內。
於是就把憤怒發洩在Athrun身上。對方看似沒什麼所謂, 因為Athrun總能化解。
之後自己跟隨他到奧布共和國談判, 為了Rey。
Shinn相信, Rey是不可能背叛國家的。
縱使現實擺在眼前, 他仍然不願去相信。
是那個Yamato的錯。
是他的錯。
於是Shinn對Kira發飆。
從言語到牽扯他的衣領, 行動過激而被Athrun制止。
直到Kira說了句,
你真的了解Rey的想法嗎?
你真的了解他嗎?
Shinn愕然。
到現在他才知道, 他其實對Rey, 這個童年好友並不了解。
因為他總是披著面具。
因為他生活在爾虞我詐的皇宮。
於是他連自己也欺騙了。



C.E.74年----
葉月末

和平女神終於有實際行動: 首先破壞了札夫特與聯邦軍的大量武器, 再發表演說希望雙方停止戰爭, 否則將聯同奧布共和國實行再進一步的摧毀行動。
然而除了一般的演說, 和平女神更說:「普蘭朵帝國的人民, 張開你們的眼睛, 認清楚現實吧。」
這句話在當時引起了極大迴響。




和平女神的說話挑起了普蘭朵帝國上下的懷疑, 其中當然也包括扎夫特。
Athrun自然也明白了其中的暗語。
只是他背負了太多。
他不能就這樣拋下他的國家;
他不能就這樣拋下他的戰友;
他不能就這樣拋下Shinn。
然而他只能選擇其一。
於是他選擇了國家。




C.E.74年----
長月初

戰神為了讓普蘭朵帝國的人民認清楚事實, 不惜以下犯上, 在新月之夜企圖綁架Durandal帝王, 可惜失敗而逃; 翌日Durandal帝王宣佈, 摘除Athrun Zala的軍階, 並將其列入通緝名單。對於和平女神的說詞, Durandal帝王並沒有辯駁, 只留下一句, "相信你們的眼睛, 相信你們選擇的道路"。




Shinn很驚訝那個Athrun竟然會做出那樣的事。
所以當他看到半夜出現在他房間的Athrun時, 就馬上抓住了他質問他為什麼要背叛國家。
為什麼要背叛我。
Athrun的回答Shinn聽得很清楚,
我就是回來帶你走的。
跟你這個叛國賊嗎。
Shinn, 為什麼你看不清事實呢?
事實就是你背叛了我!!
我沒有。
你明明就是!
於是Athrun在說話行不通的情況下抱起了Shinn就離開札夫特。
歷史上的記載卻是, "戰神的身邊永遠有狂戰士的身影, 如影隨形"。
靠, 分明就是那什麼鬼戰神擄走了我這個"狂戰士"。
所以說歷史不能盡信。




C.E.74年----
長月初

戰神跟狂戰士為了讓普蘭朵帝國的人民認清楚事實而努力實行地下活動, 曾有證據指出他們得到了某大勢力的支持。其時普蘭朵帝國因失去了他們而變得更難抵抗聯邦軍的攻擊, 一月城最終於長月中失守, 札夫特的損亡慘重。
另一方面, 奧布共和國不斷向大西洋聯邦進行多次停戰談判, 惟每次皆被拒諸門外, 最後演變成一觸即發的緊張局面。




Athrun想, 當初帶著Shinn到奧布共和國, 實在是不容易啊: 途中不斷掙扎逃走不說, 還惹來自己預料中的反應--為什麼要到這個擄走Rey的國家啊?!
自己反問, 難道我們要去大西洋聯邦麼。
切, 我不是說這個。
先讓你跟Rey, 我們的皇子殿下談談吧。
於是Shinn從Rey口中得知了戰爭的事實, 以及Rey會到奧布的真相。

因為那個人在這裡。
因為他是唯一看穿面具下的我的人。
所以我把希望寄託給他。

原來是私通........好痛!!
Shinn!! 注意用詞!!




C.E.74年----
長月中

戰神跟狂戰士的努力沒有白費, 普蘭朵帝國的人民逐漸認清事實, 看清楚他們的帝王所為。不少人轉向支持他們的皇子取代現任帝王。
另一方面, 奧布共和國聯同和平女神向大西洋聯邦施加壓力, 促請聯邦軍停止對普蘭朵帝國動武。其時札夫特已轉攻為守, 只守著普蘭朵帝國的領土, 或嘗試奪回一月城,  卻不再主動進攻。




聽過了Rey的說話, Shinn只好聯同奧布軍幫助Rey篡位, 可是號稱"狂戰士"的他跟誰也合不來, 又因為不願聽從Kira Yamato的指揮而做不到團體行動。
於是Athrun只好說, Shinn你直接聽我指揮跟我一起行動好了。
他看到Shinn勉為其難的表情, 卻沒有忽略他眼中的小小喜悅之情。
然後他們準備篡位, 為了他們的國家, 
為了他們自己。




C.E.74年----

長月中

普蘭朵帝國的皇子借助奧布共和國的力量, 低調回到故土普蘭朵帝國, 積極拉攏各路勢力, 以及爭取民眾支持。Durandal帝王發出通緝令, 並要求只可生擒。

長月末

由戰神和狂戰士、不殺將軍和帝國皇子及其他將領組成的部隊皇子軍於殘月之夜潛入普蘭朵帝國首都皇宮, 與皇軍FAITH發生激戰, 惟部隊只想突破防線而非殺戮, 雙方皆沒有重大傷亡。
眼看大勢已去, Durandal帝王顧及了人民的想法而就範, 於翌日宣佈退位, 把帝位傳給其兒子, 也就是普蘭朵帝國的皇子Rey。
於長月末, 在普蘭朵帝國首都廣場, 第一百二十一位普蘭朵帝王就此登位。
須此同時, 聯邦軍迫於大勢所趨, 終答應停止進攻。於普蘭朵帝國新皇登基典禮的兩天後在奧布共和國舉行了和平會議, 世界上四大勢力均有出席, 同時簽署了和平協議, 承諾以後五十年將不主動挑起戰爭。
歷時五個月的"皋月戰爭"王此落幕。
時 值 晚 夏。



五個月, 他們經歷的卻像過了很久很久。
從戰蹟彪炳的英雄, 到負上叛國賊的罪名, 最後是新皇的輔助者, Athrun和Shinn經歷了太多太多, 嘗盡了各種滋味。
就像把一生的時間都濃縮在這漫長的五個月裡。
不管隔了多少年, 當他們回想這一切一切, 感覺仍像是昨天的事。
真實且虛幻。
讓人無法相信, 卻又真實無比。




C.E.76年----
長月.普蘭朵帝國首都.皇宮內

「Athrun, Rey叫你等下過去討論下次跟奧布的交流活動的細節。」
「Shinn, 我說過很多次了, 不可以直呼陛下的名字.....」
「反正Rey不介意就行了啦!! 還有你不用現在過去。」
「為什麼?」
「因為奧布的"特使"在跟Rey聊。」
「.....我知道了。」
「......又到夏末了呢。」
「前年的這個時候, 戰爭才剛剛完結.....」
「話說回來早知道留下來會忙到這樣的話我應該是選擇退隱的。」
「Shinn, 和平得來不易啊, 而且我們也有責任去維持和平的。」
「切, 我就知道你是以國家為重......」
「什麼?」
「沒什麼。」
「...等到Rey他可以獨當一面以後, 我們大概就可以退隱了。」
「乾脆把那個將軍請過來算啦.......」
「Shinn....」
「好了Athrun我知道了說教就兔了。」




從前我們年少, 只看到表面。
然後我們成長, 逐漸認清楚事實。
最後我們把事實披露。

我們從相遇到認識, 從認識到反目, 從反目到一起。
我們經歷了太多太多, 言語文字已不足夠去描述。
或許, 只有當局者才清楚知道。
旁觀者清楚的, 僅是表面。


當時的兩條相距甚遠的平行線, 現在不僅有了文點, 還靠在一起, 看似重疊。
回頭看, 留下了兩條軌跡。
只屬於你和我的軌跡。




「Shinn, 現在大概可以進去了吧?」
「誰知道, 搞不好我們一打開門還可以看到什麼什麼場面呢。拜託別刺激我就好。」
「要不我們也可以反擊啊? 做一樣的不就可以了。」
「Athrun!!!!」




現在兩條平行線已經疊在一起。
回頭看, 留下了兩條軌跡。
向前看, 我們繼續留下新的軌跡, 是一條軌跡。
只屬於我們的軌跡。




如果自己消失了, 這世界會變為成怎樣?
If I disappeared, how would the world be?


這個世界並不會因你而改變, 就算你是歷史上的重要人物都好。沒有你, 還有另一個人肩負你的角色。
The world wouldn't change for you, no matter who you are. If you were not here, there's still another one to take over your role.


可是我不想你消失。
But I don't want you to disappear.


我想要跟你在一起。
I wanaa be with you.






-----------------------
寫了五天, 終於完結了, 我這篇休業文。
chibi我還是決定要休業了。
因為我不想死。
所以決心要休業。
休業期間有新文的機率自然是非常低。

話說回來, 我真我不知道我這次想表達些什麼。
都是一團亂的。
AS的感覺又不強。
KR也很隱晦。(原來有啊)
只是一直在描寫戰爭。
我這是根據原著來寫的, 可惜最後還是改了。
變得太過戲劇性。(議長有可能會乖乖投降嗎?看似軟弱的Orb竟然可以成事?)
只因為我寫到中段的時候到了低潮期。
我認清楚了這個世界的現實。
於是我想了跟現實相反的文。
反正都是一篇爛文。
要眼藥水的話chibi是有, 可醫藥費別問我拿。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va 的頭像
nova

n o v a

nov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