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春天, 我們牽手去看花(AK)

 

 

 

 

那是櫻花花期剛開始的時候。




「早安, 請給我一支百合。」一個面帶微笑的青年出現在早晨的花店門口。
「好的」阿斯蘭把一支百合稍微包好, 然後遞給青年, 「盛惠一百元」
青年伸手接過百合, 把一枚一百元硬幣放在阿斯蘭的手中, 然後離去。
「哎呀又是他啊....」老闆娘不知什麼時候就站在阿斯蘭的旁邊, 這下著實把他嚇了一跳。
「老闆娘知道他?」
「我們花店每天第一個顧客就是他, 他每天都來買一枝百合啊。」
「這樣啊。」總覺得好像在哪兒見過他。
「怎麼? 阿斯蘭對他很有興趣?」
「沒什麼, 只是很奇怪有人會只買一枝百合。」半晌, 「現在幾點了?」
「七時五十三分, 也就是說你快趕不及上班時間了。」老闆娘一點也不在乎就說出了阿斯蘭目前最著緊的事。
「切!」於是趕緊換過衣服拿起包包就跑出花店了。
「哎呀, 我不是把這個時鐘調快了十五分鐘的嗎? ...算了。」

 

 

這兒是全市最有名的花店。它之所以會那麼有名, 原因在於這裡的店員。
「不好意思, 請給我一束五千元左右的花束。」
「好的, 請問有什麼特別要求嗎?」


悅耳的聲音在顧客的耳邊響起,
帥氣的臉容在下一瞬間映在眼前,
溫柔的笑容剎那間就刻印在腦海之中。


「請、請盡可能包裝得華麗一點....///」
「我知道了。」說這句的同時還不忘送一個笑容。
「呀.../////」又一個被煞到了。

 

 

XX市的花店, 就是那間“Linkage”, 裡頭有個帥到不行的店員呀~! 那頭藍色的頭髮令人聯想到夜晚的天空、那雙祖母綠的眼睛好像會說話一樣、那溫柔的聲線說的任何說話都可以讓我們沉溺!!!

 

 

女生之間就是這樣傳的。
還成為每個年齡層之間的共同傳言呢。

 

於是我們在學校這地方也能聽到這傳言。

 

 

「吶, 煌, 你有沒有見過那店員?」
「嗯?」
「你不是常去那間花店的嗎?」
「啊, 是這樣沒錯。」
「那你見過他嗎? 他是不是真的很帥?」女孩子, 就只會對這些問題感興趣。
「啊.....大概是吧。」煌笑著回答──笑是因為無奈, 為什麼要問一個男生這樣的問題? 這教他該用什麼標準去量度?
「煌啊, 你真是....」早就知道眼前這個人對什麼事都提不起勁, 可是每次都得到模稜兩可的回答實在是讓人有點氣憤。
「老師進來了喔。」然後就看到有個人影飛也似的離開教室。

 

 

就算老師在講台前講得多起勁, 也不能把煌的注意力從窗外的櫻花轉移到自己身上。更何況, 當時人根本就沒在聽。
「.......大和同學, 請問這一題的答案是什麼?」
「啊?」趕緊翻書看題目問什麼, 然後標準答案就如流水被煌流暢地說出來。
「謝謝大和同學的答案。」鐘聲響起。「今天就講到這兒! 好! 下課了!!」聽到這兒, 全體同學有志一同的離開課室。

 

 

「都走掉了」煌拿起一直放在手邊百合, 一路上有意無意的避開了人群, 最後離開了學校。

 

 


市上的醫院就這麼一間, 怎麼說這裡也是近郊地區, 規模也不會大到哪兒去; 倒是週圍的環境比在城市的好, 算是個適合養病的地方。

 

披上白袍的阿斯蘭, 每經過一個地方都會引起旁人的注意。跟他走在一起的朋友都笑說「好像變成大明星一樣了」, 本人倒是對這個情況感到蠻困擾的, 但總不對著人大吼「不要再看我」吧; 至少他目前還不想自己的頭銜從「高貴帥氣的王子」變成「暴躁的美少年」。

 

來到全院景觀最好的病房, 阿斯蘭開始了這一天的工作──其實也沒什麼好作。阿斯蘭負責的這個病人, 一直都處於昏迷狀態, 基本上只要每天定時來檢查一下所有儀器是不是操作正常、病人的心跳脈搏有沒有變得不正常之類的, 工作就完了。也就是因為這樣, 阿斯蘭才有時間到花店打工。

 

阿斯蘭一邊做紀錄, 一邊欣賞窗外的櫻花。這房間的位置正正就在花園的櫻樹旁邊, 而正好又在3樓, 從病房的窗看出去, 就可以發現眼前是一片櫻色, 美得令人神魂顛倒。而有權享受這景色的人, 卻安穩地睡在病床上。
「真是可惜了這麼好的景色啊....」

 


“唰───!”地一聲, 房門被打開了, 一顆棕色的腦袋探進來。

 

 

「啊」
「啊」

 

 


有人在啊?.......算了, 沒差。於是煌從容走到病床旁邊, 把手上的百合花放在病人枕邊, 其間完全無視了站在床尾做紀錄的阿斯蘭。放下百合後, 煌就拉過一張椅子坐在床邊注視著床上的人, 而阿斯蘭還是繼續被無視得很徹底。

 

而被無視的阿斯蘭, 心想好歹也說些什麼才退場, 不然就真的是被無視了。

 

「呃.....那個, 你是今天早上來我們花店買一枝百合的人?」原來是病人的親屬, 難怪我就覺得好像在哪見過。
「嗯」
「.....」這叫我怎麼找話說.....「你妹妹的情況很穩定, 我想再過不久就會醒過來了, 你可以放心。」然後應該可以離開了吧。
「......姊姊」
「什麼?」準備拉開門的手停下動作。
「她是我姊姊」
「.....抱歉」
「沒什麼」

阿斯蘭再次準備拉開門, 煌卻再次開口:「櫻花.....好漂亮」

結果阿斯蘭放棄離開, 走在距離煌幾步的位置,「是啊, 這次的櫻花開得滿不錯的」, 與他談話。


「....好想和姊姊一起看....」
「嗯, 你姊不是快醒了嗎? 到時候你們就可以一起去賞花啊。」
「...........」對方沉默, 卻令阿斯蘭懷疑自己有沒有說錯話了。


死寂的氣氛維持了整整一分鐘, 那是阿斯蘭認為是自己一生之中最難挨過去的一分鐘。就在他想著好不好就這樣離開時, 煌又有動作了; 他拿起了那支百合, 問了阿斯蘭一句:

 

 

「要不要, 和我一起去看花?」

 

 

 

「啊?」

 


突如其來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說話, 讓阿斯蘭頓時傻了眼。

 

「不可以麼?」

 

「呃.....我還有工作....」要做.......接下來的說話卻沒辦法說出口, 原因是煌的目光剎那間就從期待變成失望, 還表現得像隻被人拋棄的小狗一樣, 使原本想拒絕的阿斯蘭的內心充滿了罪惡感。

「.......只是一會兒的話沒問題。」然後煌就拉起阿斯蘭的手跑向花園, 一路上又再次引起旁人的觀望這景況。

 

 

當初建設這間醫院時並沒想過要起花園; 可是不知道是誰的意見, 命人搬來幾棵櫻樹, 結果就越來越多的花呀、樹呀栽在這兒, 而漸漸變成一個花園了。可想而知, 這花園也有夠亂七八糟的。

 


而煌則拉著阿斯蘭到花園裡最大的那棵櫻樹下坐──正確來說, 是煌躺在櫻樹底下, 阿斯蘭坐在煌的旁邊。


「這樣天空就變成櫻色的了。」煌這樣說。

 

忽然一陣強風吹過, 櫻花被風吹得飄散在空中, 櫻色的天空順勢延伸。煌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睡著了, 於是阿斯蘭伸手替煌撥開落在臉頰上的櫻瓣, 沒幾下煌便睜開眼一動也不動的看著阿斯蘭, 令阿斯蘭有點尷尬的停下動作。

「阿斯蘭, 好溫柔」
「啊?」
「阿斯蘭好溫柔」
「…謝謝」

煌對阿斯蘭笑了笑, 接著坐起來, 「阿斯蘭要回去工作了吧? 謝謝你陪我。」
「不, 沒什麼」
「阿斯蘭」
「嗯?」
「下次再一起看花?」
「好」

 

 

然後煌邊揮著手邊離去。




---------------------------------
這幾天的天氣不怎麼好, 可是今早一起來就被那湛藍的天空給煞到了。
那是好漂亮的藍色。
這樣的天氣適合打悲文麼? 絕對不適合。
是說, 我還是打不了悲文

這篇用了我不習慣的中文譯名,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為了想用"煌"這名字而已。
我很喜歡這名字。

今天是煌的生日; 去年的這個時間, 我到底在做什麼呢? 已經忘記了。
反正, 我在意的是這一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va 的頭像
nova

n o v a

nov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i
  • 快讓他(們?)死掉吧~~XDDDDDD
  • gichou
  • 不會死的啦, 只不過結局會很莫名其妙而已囧<br />
    不忍心讓他們死, 而且原著裡他們不是沒死麼? 還統治世界咧。
  • Ki
  • 總之是悲文就可以啦~XDDDDD(邪惡貌)